是我呀

我是赵国雄

画完发现是个腰王
实际上只是想画一点盆骨前倾和外挺的肚皮儿
反正是块 破铜烂铁而已※

我想画的她有点圆润 有点驼背
有点懒惰 有点唯唯诺诺
然而我一点都没画出来  倒是画了双鸡爪子

我在海底

为什么说抄袭作品是没有灵魂的作品呢

突然想到 就写一写发一发
抄袭的东西就像抽掉了原作的灵魂 复制了原作的皮囊
但是因为剩下的皮太干瘪了  他们只好往里面注入点屎一般的所谓“原创”进去
支持抄袭作品的人不过有两种
一是被剽窃来的外表所吸引却不知道填充物是什么的人
二是明明心里明白得很却偏偏要食屎食完还说真香的人
真正被剥皮的有灵魂的作品却往往得不到这些人的支持
也挺伤心的